“提灯定损”成语典故

“提灯定损”是一则来源于租房故事的成语,原义是房东提着灯,照着墙或其他物体,看损坏情况。这个成语后来比喻故意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即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可能会过分挑剔或故意找茬。在句中,这个成语一般作谓语、宾语、定语,含有贬义。

这个成语出自江西上饶玉山冰溪街道东门村的一个故事,某房东欲讹人,提着灯照着家具、内外墙体、蹲坑等,吹毛求疵,并列表讹人,报警后经四方协调打四折赔偿了事。后人根据此典故提炼出“提灯定损”这个成语。

不过,关于“提灯定损”的具体含义和用法,还需要根据具体的语境来判断,因为语言的含义和用法可能会随着时间和文化背景的变迁而发生变化。因此,在理解和使用这个成语时,应该结合具体的语境和文化背景进行分析。

继去年的“指鼠为鸭”后,“提灯定损”再次为中华成语典故添加一词,加油努力有希望,赢麻了。

2023.4.10

父亲生前开荒的土地被征收,已经签字理赔了,大小果苗加管理房一共赔了1.5万元还未到账,三亩左右的土地还是不给赔。

最近看着金价一路飙升,有点恐慌。又开启了买买买模式,逐渐添加置换。大事在天,小事在人,所谓的尽人事听天命。

 

 

2024.4.5

父亲去世后的第二个清明节,今年因为无春年加上天气预报清明当天下雨的原因,在3.31那天上山祭拜扫墓。打算年底或者明年开春后买两棵塔松上去种。

父亲生前开垦种植的田地被政府收走租给企业,赔偿款层层克扣,到农民手里果树大株的按130赔,小株的按20赔,芭蕉2米以下的全部按20赔,地面没作物的按空地2500一亩赔。镇里有关系或者跟村官有关系的小株都能按100赔。到底是什么标准全部是那些村官说了算的。那些口号喊的震天响的清官们,不止吃果苗的差价,还有数量的差额。就中国的历史来看,我们不会逃离王朝周期律,科技的进步只能延缓,不改变制度避免不了的。让他们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比杀了他们还难受。我也跟家人说过,假如因为被不公对待,上访被拘留,被痞子骚扰,法律给不了正义的时候,我的底线就是不伤害平民。分割好财产,罗列出目标,制定实施步骤,缓冲半年,如果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就选择动手,到时换陌生人的一声侠士,死亦足以。就是因为一个个的明哲保身,才能让这些坏人无所忌惮。很理解那些初期起义的先烈,真的是用鲜血在唤醒那些胆小的,麻木的人的血性。

“我们在这个纷杂的社会中学会了慎言和闭嘴。我们将这种对生活的妥协骄傲地称作为成熟。

我们不再义愤填膺,我们不再拔刀相助。远离成为你我的处世哲学,远离你我应该去关心的,对生活中的种种不公我们去视而不见。

最终,我和你一样,和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一样,把五彩斑斓的人生活成了黑白的默片。”

2024.3.26

上周没有更新博客,正经想写些什么的时候不知道写什么。

小小的一只鹦鹉下了6个蛋,缝纫机放针线的小抽屉都快容不下了,长方形的窝不好转身,也不利于孵蛋,妈妈说明天给它重新做个窝。

笔记本键盘的4个按键失灵了,在京东上买的19.9的有线键盘今天到货,打字手感还行,外接键盘有待习惯。

买车险花了3000,开年过来买茅台1499,买手机1950,去年的年终奖还是花完了。在I茅台上预约的龙茅和礼盒也一直不中,还想着中了到时提货的时候带着飞天一起出给黄牛,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给吊兰、发财树、虎尾兰又移了盆,田里挖的土,太容易板结了,失水又快,就这种土质,父亲愣是也种了有10年。晴天硬的像石块,雨天烂的如泥沙。只是可怜了我的父亲,故去一年半,地还是那块地,缺少了父亲的管理,地里田边长满了草,挖的水塘也被杂草占领了,如今要被政府回收建收费停车场,村里那些吃人血的干部连一亩1500元的补偿款都不想给,堆土了青苗费没有,土地款还想吞掉。如果它们敢在未谈妥前直接推掉,就去镇上,县上上访,也做好了“当法律给不了你公平的时候,我就用自己的方法给自己找回一个公道”,在农村,只要你第一次认怂被欺压,后面的人就会有样学样,反正活着也很累了,带几个人一起走,可能还会被喊一声大侠,让那些长期欺压在人民头上的寄生虫暂时收敛一些。

一如往常,先倾吐下郁结之气。闲鱼最近业绩越做越烂,部分是因为自己标的实价,不如那些低价引流的,询价的少自然成交的也就少了,另一部分是老板的原因,这不让卖那不让卖都是嫌价格低,下单率低平台逐渐也不给流量曝光,又是一个恶性循环。同行批发已经算是放弃了,这样再持续一段时间估计离我辞职也不远了。没多大意义,业务不像业务,库管不像库管,走一步算一步再说了。

仓鼠上周五越狱了,周天外甥女回来又缠着让姐姐带去重新买了一只回来。鹦鹉也新买了只回来,这只胆子小,一上手就唧唧叫,据卖家说是三个月的公鸟。比较聪明的那只鹦鹉下蛋了,今天好像是下了第三个蛋,这几天基本都在窝里孵蛋,白天偶尔会出来觅食溜达下。

发现自己有点抑郁了,对太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没有动力,想法也很消极,有逃避情绪。

底层的劳动人民活着太难了,何止教育、医疗、养老新时代三座大山。公平、公正已经变成了一个口号,类似的还有为人民服务。包公祠都关门谢客了,盛世啊。

今天金价破500/克,避险情绪高涨。只知道经济很差,下一个萨拉热窝可能会以黑天鹅的方式出现。

中午在京东抢到一瓶1499的茅台。2015年那会,对茅台嗤之以鼻,799还是899随便买,那会硬是一瓶没入。因为看到一篇文章,在吃不饱人都开始吃土吃树皮的情况下,茅台酒量不减反增。没曾想到一个酒企的市值可以媲美顶级高科技公司,还培养了中科院院士,也是载入史册的一页。国家级领导人为其代言,摇身一变为国酒官酒。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用买。硬生生把酒炒出了金融属性,阶级标杆。

娃哈哈创始人去世后,农夫山泉被卷入,如果仅是商业竞争对手间的营销手段还好,就怕不是,想想就心惊胆寒,生怕重现文革时期的你思想不够红你胆敢质疑伟人你就是罪人叛徒就该批斗游街。满清时代的文字狱也让不少人冤死,大片连坐。

发现还是无法抛弃自己的舒适区,每天下班抱着手机看,视力是越来越坏了。今天花1950买个台美版无锁128G的SE3手机,到时把MATE30的软件大部分都给删了,为工作空出内存。业绩是越来越差,老板觉得是我账号不够多的原因,并不觉得是价格问题,同一个产品只要有问到同公司的,你卖出去了就会有人说你的价格低,应了那句话:卖掉的总感觉是卖便宜了。追求利润跟追求业绩本来是不冲突,但是在闲鱼卖货,买家和卖家的选择面都广,同一个公司不同人又是人手都多个账号,产品重复、报价冲突是必然的,都以第一个报价为起点或者谁价格高谁卖,我是感觉生意是会越做越倒退的。现在只敢卖些边角料,对价格不太敏感的,相对的单价低,可替代性强,无法走量。批发客户现在已经是资源倾斜很严重了,都懒的去找新客户,反正也是没货给人家。老板觉得有人兜底了,那价格就要高过才卖,多让别人报价两三次没货给人家就不爱回你了。装车、卸货、入库、拍照、找货、打包,发货,要是再碰到一些傻逼客户,还要去跟踪快递状态,处理运费,货损等等一堆事。现在晚上下班,基本不再去看闲鱼了,都是等到第二天上班了再回复,你爱买不买,老板爱卖不卖,我要想法子通过其他渠道找补。对于屠龙刀和感觉磨叽的要么以拉黑要么以没货结束聊天,没有了一开始的激情,记得那会可以耐着性子回复到半夜11点多。

搜索了家养花草的习性,明天开始要对盆栽搬来搬去了,早晨的太阳不太毒,上班之前搬到阴凉处,晚上下班再搬到天台,雨露阳光均沾,期待着花开满盆。家里的鹦鹉不知道是不是要下蛋了,最近都往隐秘的地方藏。

近一周,晚上下班吃过饭后,泡上一壶茶,玩着手机,电脑也不怎么开机了,也不想着出去新房子,毕竟只是环境好了些,只不过是换个地方上网玩手机。其实房间还能再收拾下,摆上一套简易的小沙发,有空间可以让家人坐在一起聊聊天。一直都很羡慕别人家的那种氛围,温馨或者说是有归属感。母亲属于那种爱打击人积极性的,事情还没开始干,就在那碎碎念。

年后买了花盆,买了桂花苗,茉莉花苗和山茶花苗都已经分别移盆种上,期待花开时刻。日子还是应该要有些盼头的。

2月马上结束,年前的计划都还未启动,比自己预想中的要懒惰。矛跟盾还在过招,谁也不服谁。

春假结束

明天初七开始上班,苦逼的一年又要开始了。

今天去田里提了几桶水浇芭蕉树,累的直喘,心脏跳动很快,缓了有一小时左右才正常。身体素质变差了,体力活吃不消,脑袋瓜也没有别人灵活又不爱说话,难搞。

大大小小的花盆买了30个回来,等收到盆了再陆续下单买点桂花苗,山茶花苗,茉莉花苗栽。一方面想努力提升自我,一方面又想躺平,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喝喝茶,摆弄下花草。以前一直的梦想是有个属于自己的农场,可能是血液里自带的基因,对土地很亲切。小时候自由奔跑在田埂上,碰上花期,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甜味,久旱逢甘霖雨落地时蒸发的雨水带着呱噪的泥土味。累了就跑去找父母吃他们带的饭,要不就去寻找当季的蔬果,扭一个往衣服一擦就上嘴吃。不会体会到农民的辛苦,也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生活的很苦,儿时的快乐很简单。目前看在国内这个梦想很难实现,土地集体的,就算是签了长期租赁合同也容易出幺蛾子,收获期哄抢农作物,给鸡鸭鱼下毒的,拦路收补偿费的,各种下做事。农场的基建、机械工具、蔬果苗木等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早几年还想着跟命运抗争,我命由我不由天,现在剩下认命,没有天赋异禀也不是爽文男主,接受现实放弃幻想。

春假结束插图

正月初四,放假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又要准备上班了。年前预想的事情除了花草翻土移植,其他都还没落实。年终奖8000,跟他们一样,平时每天开车发货工资没加年终奖也没多发,下半年少了一个打包老头,相对的打包的事又得分担部分,事情干的越来越多,底薪却原地踏步。今年目标首先是减肥降尿酸,其次闲鱼那边再开个账号多接点单多黑点钱。资源分配不公,只能自己想办法找补。统计下物资,压缩饼干、多维片、常用药品、工具之类的该补的补,该替换的替换,应急用。转眼也是奔四的年龄,油腻的中年男人,最终还是活成了当初自己看不起的那个中年人。